深圳新闻 福田新闻 罗湖新闻 南山新闻 盐田新闻 宝安新闻 龙岗新闻 龙华新闻 坪山新闻
新粤网 > 广东 > 深圳 > 深圳新闻 > 正文

“虫迷”江世宏他带领深职院植物保护教师团队长期开展中国叩甲科昆虫系统分类和害虫防控方面的研究,发现了大量新种,填补了科学空白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06-12 02:52   http://www.hgus.com/
[摘要]他带领深职院植物保护教师团队长期开展中国叩甲科昆虫系统分类和害虫防控方面的研究,发现了大量新种,填补了科学空白

江世宏在野外采集标本。受访者供图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植物保护教师团队。受访者供图

《昆虫记》是法国杰出昆虫学家、文学家让·亨利·卡西米尔·法布尔的传世佳作,这本书真实地记录了昆虫的生活。在一百多年后,地球的另一端,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植物保护教师团队致力于植物病虫害防治和昆虫系统学研究,发现了许多过去没有记录的昆虫,书写了又一部“昆虫记”。

左眼已近失明右眼视障,他仍战斗在科研一线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植物保护教师团队,是一支围绕植物保护中园林植物和果树栽培生产中的病虫监测与防控,以及农药研发与分析检测开展教学和科研的专业团队。

团队主要负责人江世宏教授,鼻梁上架着一副暖茶色镜片黑框眼镜,这是用来保护他在室外阳光下辨别物体的唯一方式。由于眼底先天性退化,他40岁之后视力开始模糊,如今左眼已近失明,右眼还保留有残存视力,可见距离也仅在一米之内,且视线极为狭窄,一只手放在他面前,右眼仅能看到其中的三根手指。平时,他走路非常小心,但路上经常不小心碰到他人,他的手机也摔坏了好几个。为此,他曾到盲校感受过盲文,也购买了导盲棍以备不时之需。

尽管如此,江世宏从来没有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他带领科研团队,凭着对事业的一份执着追求,不分寒暑假,不分节假日,四十余年如一日潜心钻研,始终战斗在科研一线。

在外人看来枯燥、冷僻的小昆虫,江世宏却乐在其中。在他研究的昆虫中,有一种奇特的小甲虫经常出现在农田里和山林中,方才还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突然会蹦离地面一尺左右高度,然后再自由落下。如果你用手捏住它,它会不停地向你磕头,那情景似乎是在求饶放了它。人们俗称它为“叩头虫”,科学上称之为叩甲科(Elateridae)昆虫。

叩头虫在我国有多少种类?怎样分布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分布?它们之间有什么样的血缘关系?这都是江世宏的研究领域。从经济角度说,大多叩头虫的幼虫在地下吃农作物的根系,破坏力极强。研究它们的种类和分布,对于各地防治这些害虫具有极大的科研价值。

叩甲科标本,他们采集了5万余只

每到暑假,江世宏就带队外出采集标本,他们每天早出晚归,衣服湿了干,干了湿,中午带着干粮充饥。每次招募学生志愿者,他都会说,这是一个饱览祖国壮美山河的好机会。但是在实际采集过程中,往往一头扎进荒山野岭,齐腰深的野草,还要防范毒蛇虫咬,远没有想象中浪漫。

有时从山上回来,整个人就像散了架一样。最让人心焦的,不是身体上的累,而是脑子累,因为出门找叩头甲虫,除了有体力外,还要靠机遇。有时会忙了一天,一只都没找到;而运气好的话,一天最多可以采集1000多只。

入夜后,叩头虫特别喜欢往光亮的地方扑,江教授不仅在白天网捕,还在晚上灯诱。2017年8月,江世宏与团队奔赴武夷山采集叩头虫的标本。一次晚上灯诱,他不慎从陡坡跌落,左手摔断了,腿摔伤了,医生建议打石膏休养,江世宏觉得时间耽误不起,“我就用一个板子把左手夹了一下,右手还可继续工作。”

深职院高级农艺师陈晓琴说,外出采集标本,有江教授坐镇大家就会心安。尽管在教学科研中常常碰到困难,但他从不言放弃,“见得最多的是他拿着扩大镜来补充视力,仔细阅读材料的样子。”

江世宏与团队成员配合默契。尽管他视线不好,但采集探路的时候总是他打前阵,以防他人被蛇咬伤。“我有多年采集经验,打草惊蛇,你不去主动攻击它,蛇一般不会咬人,所以不怕蛇。很多草丛都是我探路开始扫网采集的”,他用网子采集了昆虫,同事们帮忙筛选,“这些叩头虫很可爱,会跳,会叩头,还会装死。”

十余年里,江世宏带着他的团队足迹遍布云南、四川等二十余个省市,仅叩甲科标本就采集有5万余只。他和团队长期坚持开展中国叩甲科昆虫系统分类和害虫防控方面的研究,在叩甲分类方面完成了《CatalogueoftheFamilyElateridae(Coleoptera)ofChina》《中国叩甲科昆虫图集》《中国叩甲科昆虫述志》等多部专著的编撰,发现了大量新种,填补了科学空白。他还采用分子技术探讨了叩甲科的系谱关系,使叩甲科的系统分类从定性进入到定量,从宏观深入到分子,大大推动了我国叩甲分类的快速发展,“中国叩甲科系统分类研究”先后获得教育部科技进步奖和周尧昆虫分类奖。

特写

他的另一个身份:“植物医生”

江世宏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植物医生”。多年来,他凭借植物病虫害防治的先进技术,“抢救”了大批受病虫侵害的植物。今年春节前夕的一个早上,江世宏接到市城管局绿化处的一个紧急电话后,他和助手立即赶往现场。原来,深圳火车站周边100多棵榕树受到蓟虫的危害,几乎所有叶子都包裹成饺子状。江世宏在现场仔细观察和询问情况后开出了“药方”,几天后,100多棵榕树“药到病除”,恢复勃勃生机。

许多人吃荔枝最怕的是,掰开荔枝蒂,映入眼帘的不是晶莹剔透的果肉,而是蠕动的虫子,它就是荔枝蒂蛀虫。荔枝蒂蛀虫是危害荔枝的100多种害虫中最难防治的一种,大大影响了荔枝的产量和出口,严重时可造成80%的落果率,蛀果率达1%则不能出口。

针对这种害虫,江世宏研发出了新型生态农药“荔保”,通过在荔枝果实上喷洒“荔保”,可有效阻止荔枝蛀蒂虫在果实上产卵,从而达到保果而避免害虫危害的目的。更重要的是,“荔保”的原料来源于植物,具有易降解,无残留,对人畜和环境安全,不易产生抗药性及对天敌安全等生物农药的特点。“我们还用白鼠、兔子等做了毒性实验测试,这种新型生态农药的微毒含量,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

江世宏主持的科研项目“荔枝主要害虫无公害综合防治技术的研究”获得深圳市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荔枝蒂蛀虫植物源驱避剂的研制”获得深圳市科技创新奖和广东省科学技术奖,参与的项目“深圳市外来红火蚁的可持续治理”也获得深圳市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另外,江世宏科研团队还获得学校以及行业协会等科研奖励多项,获得国家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10余项,部分专利向企业成功实现了转化。

“我是搞业务的,把专业工作做好,这是我的责任和使命,把国家交给我的科研任务出色完成,这也是我的一个心愿,才对得起同行的信任和支持。”在江世宏的带领下,教师团队紧跟学科发展前缘,大胆开展科研创新,承担了大量的科研任务,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6项、广东省教育厅项目1项、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2项、深圳市重大重点科技计划项目7项,以及技术服务横向项目50多项,并取得显著成绩。

“我不喜欢闲着,没事做就觉得很无聊。”每一次看到野外采集来的昆虫标本被装进小小的采集瓶中,他就会有一种充实感,“科研工作很有乐趣,不仅充实,还可带来心灵安宁和平静,也不是为了其他的,视力不好没关系,只要能工作,我就会坚持下去。”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朱倩

新闻推荐

中考失利生考上海外名校

李易霖。受访者供图有喜37本期关注李易霖三年前,深圳学生李易霖中考失利,成绩530分,差几分落榜华侨城中学。如今,他手握6所美...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评论(“虫迷”江世宏他带领深职院植物保护教师团队长期开展中国叩甲科昆虫系统分类和害虫防控方面的研究,发现了大量新种,填补了科学空白)
频道推荐
  • 减轻早产家庭痛苦“天使护航·助力成长”公益计划启动
  • 外一场 主场1分小负 烈豹6连胜终结
  • 南山与Arm中国共建粤港澳大湾区集成电路公共创新设计平台 南山区三个重大科技项目在高交会期间发布
  • 深圳险爆7.5亿巨奖! 一男子中150注二等奖领走1273万
  • 朴爱源三获满分大热夺冠 2018全民星歌声圆满收官
  • 图文看点
    新形势 短视频和直播兴起,成草根音乐新舞台 新形势 短视频和直播兴起,成草根音乐新舞台
    新闻推荐
    安庆市迎江区区委书记莅临SWDK洒哇地... 应从“80后白发老干”现象中读出什么... 街谈巷议 “肯定打回去”,专家说“法...
    热点排行
    背负有息债务80亿 乐视网:一直在做应对退 中路保险将帅齐换 “五五战略”语惊业界 大地保险谋“升格” 多主业更保险? 金融业高速增长期已过 小微企业或成中小 国资委:已有28家央企先后纳入三批国企混改 金立东莞工厂停工 此前一款手机投出天文 助推银行科技风控革新 出门问问“AI反欺 独家!记者探秘加多宝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