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社会新闻 国际新闻 白话体育
新粤网 > 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那个没有长大的小姑娘

来源:南方日报 2019-03-15 06:45   http://www.hgus.com/

●文:辽大卫

我的细姑子桂是1966年生的,听说在她上头还有一个姐姐,叫莲桂,五六岁时得病死了。因为缺乏营养,细姑生得非常矮小,如果她还活着的话,今年该有五十三岁了,或许还可以过一个属于她的节日。

她似乎是那种生来就有倔劲的人,不服输,十几岁就敢跟村里的任何人打嘴仗。我母亲就领教过她的厉害,送了她一个绰号,“子桂那个铁嘴”。

大概是1981年的夏天,细姑十五岁。下午三四时的时候,奶奶带着她到后山的地里给芝麻锄草。细姑扛着锄头,锄头柄上系着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她走得快,一会儿就把奶奶甩在了后面。等奶奶走到地头,人不见了,锄头和水壶都丢在芝麻地中间,山谷里一个人都没有。

大冶六七月的天气热得人满脑子嗡嗡响。奶奶知道,这样的钟点让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出来挨毒太阳的晒,确实有点狠心,但她更知道,不干活就没有饭吃。她担心细姑不愿意没完没了地受苦,所以去跳了水库(在大冶,“跳水库”指的是自杀)。奶奶赶紧跑到山谷下面的水库边去找,但是水库边的砂土晒得白硬白硬的,什么都没有。

听人说,淹死的人要等三天才会浮上来。奶奶蹲在岸边,哭了一下午。

那天晚上,父亲刚好也从王豹山矿上回来,听说细姑不见了,他蹲在门口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奶奶则坐在家门口的门墩上接着哭。

第二天一大早,父亲攥着一只钉耙上山去了水库。我和村里的五六个小伙伴好像赶一场演出一样,呼啦啦地跟在后面。父亲到了岸边,脱了衣服,只穿着一条蓝色的短裤慢慢滑进水里。他的水性很好,全村人都听说他曾经双手托着一个小孩子“踩水”游过我们村最宽最深的池塘。但那是一个久远的传说,我没有亲眼见过。

我父亲抓着钉耙,沿着岸边一边缓慢游动,一边往水里探捞,因为拿不准细姑跳水的地方,所以他来来回回将半边水库捞了三趟。大约过了两个钟,什么也没有,他确信细姑没有跳水,便上岸回家。

细姑去了哪里?后来的一个多月,这成了我们村最值得讨论的离奇事件。有些人还是相信她跳了水库,只是被水底的水草绊住了,所以浮不上来;有些人相信她掉进了金山店铁矿某个矿井的坑洞里,所以找不到;有些人相信她“跑”了,就是离家出走,因为“农村实在太苦”。

找不到尸身表示还有希望,奶奶靠着微薄的希望支撑着那个异常忧闷的夏天。一到傍晚,看见家里养的鸡一只一只地钻到笼子里,她就忍不住要哭。

“鸡都知道要进笼,人为什么就不知道回家啊!”

过了一个多月,也是下午三四时的时候,突然一个同村的小孩喘着气跑来跟我说“你细姑回来了!”等我跑到奶奶家去,屋子里已经围站着几个人,奶奶靠着厨房的土墙坐着,将细姑的头揽在怀里,痛哭,而细姑似乎很兴奋,满脸带着黑红的微笑向大家解说她这一个多月来的奇妙经历。

这时候,父亲跟着他的影子进来了,阴沉着脸,好像要一把将细姑从窗户扔出去。隔壁的一个奶奶虽然裹着小脚,但那一刻竟然健步迎上去拦住父亲,连声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不要再打了!”

后来我们都知道,细姑果然是因为不愿再受农村那种看不到尽头的苦,一冲动就跑了。她听说汉口是个好地方,不用种地,冒着白泡的自来水会自己跑到家里,于是决定到汉口去。她先是跑到金山店铁矿的运矿铁路上,找人问了一下方向,然后就顺着铁路一直走。

顺着铁路就可以走到汉口,这是我们当地小孩都知道的常识(其实多数小孩不知道正确的方向)。她在铁路上走了十多天,饿了偷些瓜果,或向路边的人家讨一点饭食,晚上就睡在扳道房旁边,或是人家的屋檐下。就这样,她竟然真的走到了武汉。在武汉,一家铁路派出所收留了她,让她在办公室里住了十多天,给她饭吃,给她衣服换洗,并到处打电话查找她的信息,最后安排运送矿石返回的火车将她辗转带回了金山店。

三十多年来,我一直觉得细姑没有死的话,一定是我们家族最有开拓精神的那一位。论勇气,或许惟一可以与她相比的就是伯贵叔、她的堂兄了。伯贵叔九岁那年偷大人的烟抽,不小心烧掉了生产队的禾场,惊惧如小狗,一连三天风餐露宿跑到了武汉。

总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闯汉口”成了我们当地形容青年精神成人的标志。

1986年初,母亲带着我和哥哥搬到了金山店镇上。那年,细姑二十岁,开始学做生意,她那种无所畏忌的勇气,我奶奶、我母亲、我婶婶乃至我的女儿都没有。她手挽一只圆形的竹篮子,到附近村镇上午接下午地游走,推销一种装在软塑料瓶里,当时叫做“果汁露”的橙黄色饮料。到了晚上,她就把没有卖完的饮料送到我们家,提着空篮子走回乡下去。

有一次,天不亮她就拖着一担菜瓜去赶开往大冶的班车,结果箩筐从车顶上翻下来,里面的菜瓜全都摔烂了。

为了做生意,细姑进行各种尝试。她还在家里的土灶上制作十几样小菜,然后挑着走了五六里路,到余华寺车间食堂的门口卖给采矿工人。

青春的年纪,瘦小的身躯里,象火一样跳动着一颗不屈服的心,细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改变命运。

1987年,细姑21岁,我们都不知道她在什么情况下谈了男朋友,是附近一个村办矿山的工人,黑而且壮实。他来我们家的时候,经常提着两只黄铁皮做的撮箕,那是用来挑矿石的工具。只是他们还没来得及进婚房,细姑就像一朵丝瓜花一样被风吹走了。

那年8月份的一个早上,细姑提着一桶衣服去池塘边搓洗。听当时在场的人说,不一会儿她就满头大汗,瘫倒在池塘边的石板上,嘴里不停地冒泡沫。有人去找村里的赤脚医生新民爹,不巧的是他刚刚挑着粪桶上后山滴水肥去了。等他回到村里,细姑已经没了气息。

当时爷爷住在大姑家里带外甥,隔着十多里路,送信的人不敢告诉他真相,只说细姑得了急病,让他赶紧回去,可叹他连小女儿最后一面都没见着。一个67岁的老人,顶着烈日走走停停挨了两个多钟头,回到家里却看见细姑一脸惨白躺在床上声息全无。爷爷扶着椅背,本就驼着的背几乎要弯成一个大大的问号,终于,这问号缓过一口气,忽然像个小男孩一样呜呜呜地哭出了声,眼泪鼻涕都一齐喷出来……仅仅一年半前,他刚刚失去了长子,我的父亲。

新闻推荐

教育部:将开展校园APP专项调研

新华社北京3月14日电记者14日从教育部获悉,教育部近日印发的《2019年教育信息化和网络安全工作要点》提出,将全面规范校园A...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评论(那个没有长大的小姑娘)
频道推荐
  • 四川凉山火灾引关注 4月份是森林草原火灾高发期
  • 趣闻 再大的黑洞也比不过网友的脑洞!关于黑洞,最好玩的都在这
  • 讲道理没用?不!她坐上引擎盖后, 讲的全是道理…… 最新进展:奔驰女车主已和4S店和解
  • 直击当代婚恋痛点 《如影随心》明日上映
  • 单脚站立的火烈鸟
  • 图文看点
    泪失禁体质?给我办他! 泪失禁体质?给我办他!
    推荐阅读
    危化品运输安全管理之我见... 近期全国多处发生车间事故 这些车间... 企石为老旧厂房“体检” 将“电老虎...
    热点排行
    4月18日 早间新闻 达芙妮继续亏损:关店千余家 转型电商遭资 北京春季求职期平均月薪10970元 过半职位 危化品运输安全管理之我见 余杨:特种设备的安全守卫者 樟木头镇开展消防安全检查 加大对火灾隐 近期全国多处发生车间事故 这些车间安全 大朗检查水库排站防汛防涝准备工作 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