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社会新闻 国际新闻 白话体育
新粤网 > 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节气里的冬曲(六章)

来源:潮州日报 2018-12-06 14:00   http://www.hgus.com/

□梅玉荣

立冬:在古筝曲里漫步

岁月进入低音部。

一个“瘦”字,成为自然界准则。

山寒水瘦,天清地瘦,所有草木都崇尚减法,竭力褪去华彩的外衣。

隐隐有筝曲从水底升起。

与时间对坐,有雁落平沙,听渔樵问答。

铮铮然,眉目冷峻是嵇康,一锤锤,依然击打着司马氏的软肋;

凄凄然,胡笳与雪花同舞,唱着蔡文姬骨肉分离的苦楚;

欣欣然,古琴台边,月湖之畔,伯牙和子期,把高山流水演绎成绝版……

何须再问汉宫秋月,圆还是缺?

何须再叹楚汉争战,胜还是败?

不如信步夕阳春江,看月色溢满江天;不如同赏阳春白雪,共醉三弄梅花。

执一瓢清澈的沧浪之水,洗一洗沾满尘俗的耳朵,来恭听这绝世遗音,这些散落在季节深处,难以捡拾的珍珠。

小雪:倘若回到竹简木牍

最妙的是下点小雪。

天地,有些微微害羞。

我们权且把所有纷扰,放下。走入一曲浪漫词章,伴着红泥小火炉,问一问身边友人:能饮一杯无?

或者泛一叶小舟,划开一道人鸟声俱绝、西湖风味的波痕。从天到地,从地到湖,陶醉这纯白质地,身边有舟子叹息:莫言相公痴!

这个时候最容易伤怀。

那从天而降的小小精灵,如盐也好,如粉也罢,细碎的雪粒砸向大地,裹藏亲人笑容后面的泪水,青草碾碎气息,阳光逐渐隐去背影。

在雪中,我们得到了什么,这样欢喜?我们失去了什么,这样心痛?

倘若,我们依然手捧线装书,用毛笔蘸了浓墨,写下饱满的黑字;

倘若,我们依然守着一炷香来计时,让更漏敲击深夜不眠的心事;

倘若,我们回到竹简木牍,那运书的马车摇着铃铛,缓缓向前。一场小雪纷纷扬扬,把车辙,慢慢填满……

小寒:挂起红灯笼

你的名字叫红。最中国最传统的色彩。光影交织,染出一段岁月深情。开放在古朴山寨,或者江南水乡,寻常院落,也点缀着你的妩媚和温馨。

你的性格叫暖。在偏僻的小巷深处,在黑云压城的日子里,彻骨的寒气与打击接踵而至。哪怕淡淡的一抹,也是风骨,也是美与力,更是笼罩一生的光辉。

你在风中摇摆,比风儿更坚定。

你在雪中闪烁,比雪花更明亮。

挂起红灯笼,给心指一个温暖的方向。在漆黑的夜里,让幸福,顺着光线奔跑,擦净每一个盛满糖果的器皿;让故乡,成为一团灼热的火,在每一个游子的血脉里燃烧;让童年,踩着青草和蚂蚱的脚印,找到回家的路。

大雪:长城长

最初,必然是一场盛大花事,笼天罩地,覆古盖今。

是飞天袖间抖落的彩韵,是丝绸路上忧叹的琵琶,是胡天雁阵里捎来的书信,是巍巍太行山上开出的绝世仙葩!

扬子江挟裹豪气奔腾,汨罗江隐隐有诗人沉吟,铁马冰河,唯余凛凛的冷气,塞上长城从史册中蜿蜒而出。

而那片最浩瀚的海域,依然在遥远的天边,沸腾……

大雪的记忆,不肯降落在别的地方,只落在长城。

这绵延千里的色彩,这照彻人心的温度,被一块块灰色墙砖垒起,垒成《诗经》,垒成《汉书》,成为《史记》里生动鲜活的面容,成为《三国》里一个个熟悉的姓名……

雪落长城。如同命运降下一层霜。

五千年历史有多长,长城就有多长;

老百姓的苦难有多长,长城就有多长。

把绿色希冀小心埋藏,雪被下,十亿种子的梦,被豁然照亮……

冬至:饺子的温度

亲人。在这辽阔的世间,神奇的血缘,把我们紧紧串连。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

我忧戚,你脸颊会挂满泪水;你欢乐,我心中会绽放鲜花。

是一枚针,扎进血脉。

是一根线,扯住心尖。

除开前世与来生,这一世,我们被打上亲人的标签刻骨铭心。

茫茫人海,当我偶一回眸,看到一朵笑容。陌生站台上,有一双温暖的手扶住我。

或者,收到一封似曾相识的信。电梯里,彼此一声轻轻问候……

允许我,叫你一声亲人!

奉上虔诚与信赖,让冷漠、孤独、敌视、陌生,统统靠边!

我们执手相握,或者并肩而立,看这山川,听这鸟语,闻这花香……短短一生,不过百年。

饺子的温度,就是亲人的温度。

不管天南地北,无论是否血缘,我们就着冬至的风雪,煮一锅热腾腾的饺子,亲人啊,吃就吃个心里亮堂,吃就吃个日子美满!

大寒:唱给梅的歌

梅。别样的严冬,锻造了你的优雅。心事薄薄,叠成一首诗,不能抵御凛冽寒气,却能把整整一个季节,瞬间点亮。

梅。沉静的雪安睡以后,你蹑手蹑脚,步入夜的深处,小心拾起一个个童话般的梦境,织成蝉翼般的透明,织成春天翠绿的模样。

梅。我千万次眷恋回首,却不肯摘下你一瓣清幽,只让笔端,流淌轻灵的韵律,和着你的低吟、浅笑,你无所畏惧的坚守,你不计成本的成长与凋伤……

岁月如筛,滤掉无数个日子,如指间沙,如天上云,如水中叶……

纵然呕尽心血,也握不住生命的一卷繁华。

而每一个冬天,梅,我会继续在大寒深处,守望你温暖的色,默诵你淡雅的香。

新闻推荐

被子里的阳光

□彭晃这座小城的冬天是潮湿的,有太阳的冬日,家家的窗口总是挂满了被子。5岁的时候,放学回家,妈妈老远就吆喝起来:“进门的时...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评论(节气里的冬曲(六章))
频道推荐
  • “漂浮的屋顶”
  • 米其林判断轮胎真假只认二维码 官方经销商也卖水货
  • 三员议事 地铁还有发展空间
  • 她是首位中国籍世界海关组织协调制度委员会大会主席 甘露当选“最美退役军人”
  • 头条 北斗三号基本系统星座部署完成
  • 图文看点
    《毒液》还在蔓延 “海王”接踵而至 DC全新超级英雄电影《海王》主创来华,华裔导演温子仁自称第一次“回家” 《毒液》还在蔓延 “海王”接踵而至 DC全新超级英雄电影《海王》主创来华,华裔导演温子仁自称第一次“回家”
    新闻推荐
    助力“医保控费” 平安智慧医保云平... 河北一银行设女职工怀孕审批报备制度... 内外交困 王朝酒业改良路疑云重重...
    热点排行
    粤港澳合作论坛|市委书记郭锋:加快推进长 第三方支付:监管引领与倒逼下的物理反应 助力“医保控费” 平安智慧医保云平台与 工农建行列银行理财投资能力前三强 投向 河北一银行设女职工怀孕审批报备制度 违 内外交困 王朝酒业改良路疑云重重 各类养老金委托入市规模年内增长1900亿元 前三季银行净利1.51万亿元 同比增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