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社会新闻 国际新闻 白话体育
新粤网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新诗《蝴蝶》如何“划时代”

来源:南方日报 2018-08-10 10:49   http://www.hgus.com/

《新青年》二卷六号(1917年2月)刊载的胡适作品《白话诗八首》,通常被认为是正式发表的最早新诗。

迄今的文学史著,鲜有将《蝴蝶》如何“划时代”讲清楚。

文/图:黄忠顺

《许子东现代文学课》(上海三联书店2018年6月)专门以“草创阶段的代表作”一文来梳理新诗源头的历史纹理。文中认为胡适创作的《蝴蝶》是新诗的开篇之作。许子东在书中是这样引导学生感受历史的:“如果今天写这样一首诗去投稿,大概是不会被发表的。但在当时,这首诗就是划时代的。”这应该属于引言,引出《蝴蝶》如何“划时代”。但关键之处许子东语焉不详,因为迄今为止的文学史著,鲜有将《蝴蝶》如何“划时代”讲清楚的。

中西合璧的诗体

通常认为,《新青年》二卷六号(1917年2月)发表的胡适作品《白话诗八首》是正式发表的最早新诗。《蝴蝶》只是八首之一,是否“划时代”只属于《蝴蝶》?《蝴蝶》又是如何“划时代”的?如果不看当期的《新青年》,这些问题难以搞明白。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蝴蝶》原题为《朋友》,发表时其题名下方有一个副文本——加括号的双行夹注:“此诗天、怜为韵,还、单为韵,故用西诗写法,高低一格以别之。”这意思是说,这首诗采用的是西诗押交韵(ABAB)的形式,所以要用西诗高低一格的方式建构诗行呼应其交韵。

这样的押韵与形式,在当时的中国诗歌里是全新的,并且符合汉语诗的规律,属于中西合璧的诗体。

所谓符合汉语诗的规律,这里指林庚所说“半逗律”。“半逗律”要求诗行分为相对平衡的上下两半,这两半之间自然就会出现一个间歇点,这也就是这个诗行的节奏点。

林庚认为,中国诗歌形式从来都遵守着一条规律,那就是让每个诗行的半中腰都具有一个近于“逗”的作用,我们姑且称这个为“半逗律”,这样自然就把每一个诗行分为近于均匀的两半;不论诗行的长短如何,这上下两半相差总不出一字,或者完全相等……“半逗律”乃是中国诗行基于自己的语言特征所遵循的基本规律,这也就是中国诗歌民族形式上的普遍特征。

据林庚的归纳,无论旧体诗还是新诗,基本上都遵守“半逗律”。胡适的这首诗,在版式上将“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10字作为一行,中间的逗点形成一个节奏点,读起来是汉语诗句的节奏,但整首诗的错落分行对应其交相押韵,在汉语诗歌中又是崭新的。它的特点是借鉴西方诗歌的分行,传达汉语诗句的节奏。这种变化,就是所谓的新诗“划时代”之变了。

新诗与视觉化的分行

虽然诗是比较古老的文体,但“新诗”作为一种拥有广泛社会性的文学形式,却是印刷机出现后的产物。按照麦克卢汉的说法,印刷机迫使声音沉默,开启了默读的时代。默读强化了视觉在阅读中的功能,这才为以分行书写为标志的文体生产提供了可能。当诗行的建构开始以排版后的视觉形式呈现出来,就带出了诗与散文形式区别的最直接的视觉观感——诗是分行排列的,散文不是。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新诗及自由诗才得以诞生。在传统文学中,诗和散文都是不分行的连续书写,以句读吟诵的方式阅读。诗与散文的区分必须依赖诗的格律等固定套路来识别。也就是说,只要在书写与传播的形式上,诗还不能借助视觉的分行来确立自己区别于其他文体的时候,便不能进入自由体的“新诗”时代。

从这个意义上说,新诗形式的最基本问题(也是第一标记),就是视觉化的分行。新诗创作的诞生一定起步于视觉上的诗行建构。如果将《蝴蝶》重新给予传统文学的连排形式: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再按照传统的方式吟诵,人们就会将它归入不严格合律的五言诗。除“也无心上天”这句有失节奏,其他皆合韵律,而语言明白如话,这样的诗能“划时代”吗?这叫打油诗,自唐以来就屡见不鲜。比如著名的张打油的《咏雪》:“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胡适的《白话诗八首》中只有《蝴蝶》一首是明确借鉴西诗的形式分行而与旧诗区别开来的。像《赠朱经农》等还是传统的不分行的连排。《他》《江上》《孔丘》介乎《蝴蝶》与《赠朱经农》之间,即它虽然作了分行排列,但其分行与后来分行排列的旧诗没区别。这样,它们看起来都不过是语言俗白的传统七言诗、五言诗而已,无法将其拿到新诗的台面上来讲。所以,不是胡适的《白话诗八首》“划时代”,而是《蝴蝶》“划时代”。

从胡适的《尝试集》初版看,第一编自觉进行视觉化分行的诗不多,第二编就比较多了。到1922年《尝试集》增订第四版,胡适不仅从分行的角度对第一编、第二编进行了修改,而且新增的第三编在诗的分行上更趋成熟,与之相应,这一编的诗艺也更成熟了。

徐志摩有篇短文谈他在《时事新报》的《学灯》上发表《康桥再会罢》的经历。当时,这首诗印出来时,诗的分行被取消了,变成了连排。徐志摩写信要求重排,《学灯》立即声明道歉并分行重刊,却又分错了行,“原稿的篇幅全给倒乱了:尾巴甩上了脖子,鼻子长到下巴底下去了!”《学灯》又重排第三次,才弄清了这首诗的分行。当时已是1923年,这件事说明,《蝴蝶》的“划时代”,虽响者云集,却也并非一蹴而就。

新闻推荐

7月CPI同比涨2.1% PPI同比上涨4.6%,涨幅比上月回落0.1个百分点

新华社北京8月9日电国家统计局9日发布数据,7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2.1%,涨幅比上月扩大0.2个百分点。构成CPI...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评论(新诗《蝴蝶》如何“划时代”)
频道推荐
  • 确认:拼多多已入股付费通 曲线“求娶”支付牌照
  • ofo上线“福车红包”:骑行不活跃车辆可获取红包奖励
  • 媒体调查共享按摩椅:高峰时段生意不错 但只躺不按的也不少
  • 两部门发布接种长春长生公司狂犬病疫苗续种补种方案
  • 中国惊险获“开门红”
  • 图文看点
    当“时尚”遇见“食尚” 肯德基携手时装设计大师,打造全新时尚门店制服 当“时尚”遇见“食尚” 肯德基携手时装设计大师,打造全新时尚门店制服
    新闻推荐
    光明网:原料药"坐地起价" 恶性垄断绝... 确认:拼多多已入股付费通 曲线“求娶... 庆丰包子铺完成“混改”员工持股1.42...
    热点排行
    清城区纪委监委:紧绷安全弦 确保审査调查 光明网:原料药"坐地起价" 恶性垄断绝不能 美国业界反对特朗普政府对华商品加征关税 收评:沪指跌逾1%创业板跌逾2% 次新股全线 确认:拼多多已入股付费通 曲线“求娶”支 庆丰包子铺完成“混改”员工持股1.42% 连州一女孩被戒指“咬手” 消防“医生” 一个画面 唤起美好回忆